×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狗哥去世18天后,貓弟不吃不喝隨它去了...」

里昂 2023/01/12

動物之間的情感,也能牽動生死,妳相信嗎?

是的,我們永遠也想不到,一只貓,竟然會為一只狗殉情!

「相遇」

早在十五年前,抖音鏟屎官 @公子訥便是一位有貓有狗的成功人士。

素材來自抖音@公子訥

尤其是他養的這只二哈 「狗哥」,上能飛天,下能遁地,白天拆家,晚上蹦迪,簡直不是省油的燈。

平時有空沒空還對著小英短一頓胖揍, 一貓一狗的關系經常陷入僵局,讓鏟屎官非常頭疼。

有一天,鏟屎官在拉著狗哥散步的時候, 碰巧在路邊發現了一只瘦小可憐的小奶牛。

它就是咱們今天的主人公——貓弟。

據鏟屎官描述,在發現貓弟的那一瞬間,自己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樣痛, 想要觸碰又不敢上前,如今都不愿再去回憶那一幕。

當時,鏟屎官攥緊狗繩,生怕活潑好動的狗哥會傷到小奶牛, 可手中的狗哥卻安靜地湊了上去,嗷嗚嗷嗚地蹭著它的頭。

就是這反差的一幕,讓鏟屎官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這只小奶牛帶回家,起名為 貓弟

可能是受過傷害,剛到新家的貓弟顯得十分局促和無助,經常躲在角落里對著墻壁發呆。

它從不當著鏟屎官的面吃飯,每次都是等到鏟屎官離開,才會出來對付兩口。

在這個家里,它唯獨信任的,就是當初救它的狗哥。

它會每天圍著狗哥轉,偶爾耍怪,調皮地啃咬狗哥大大的耳朵。

也會在狗哥睡覺的時候守在它的身邊,為它保駕護航。

每天的日常都是黏黏貼貼, 哪怕家里還有一只小英短,狗哥和貓弟也只愛彼此。

漸漸地,在狗哥的陪伴下,貓弟也融入了這個家庭。

本來,它們會在平凡且樸素的美好中,陪伴至終老。

但好景不長,2018年的一場噩耗,給了這個家庭沉重一擊。

「變故」

2018年,11歲的狗哥,突然生病了。

貓弟最先發現了狗哥的異常,它的叫聲引來了鏟屎官,狗哥被送去了醫院。

11歲,已經算是晚年了, 它病得很重,只能拖著自己無力的后腿,艱難前行著。

醫生為狗哥做了全身檢查,前前后后折騰了將近兩天,可依舊沒有什麼起色。

「它的年紀太大了,身體機能已經老化,很難治好了......」

從醫院回到家后,狗哥一直悶悶不樂,它不理解,為什麼以前可以輕易奔跑的后腿,如今卻動都動不了?

漸漸地,狗哥患上了抑郁癥和焦慮癥,整日趴在家里,對自己最愛吃的食物都提不起興趣了。

在這期間,貓弟一直陪在身邊,默默守護著狗哥。

有時,為了讓狗哥休息得更好, 它會主動躺下,當狗哥的枕頭。

有時,為了讓狗哥振作起來,它會用小腦袋蹭蹭狗哥, 就像它們第一次見面,狗哥貼貼它一樣。

因為癱瘓,狗哥無法自主排尿排便,需要鏟屎官用針管將排泄物抽出。

狗哥的下半身早已麻木,感受不到疼痛,但貓弟卻心疼不已。

它每次都站在身邊伸著脖子看,甚至都擺好了攻擊的架勢,隨時準備營救狗哥。

在貓弟和鏟屎官努力下,狗哥再次露出了往日的笑臉。

它開始走出家門,用鏟屎官定做的輪椅代步。

哪怕沒有辦法跑得像以前一樣快,狗哥也非常滿足, 對于它而言,有鏟屎官,有貓弟,有自由,就夠了。

可再好的輪椅,再周到的照顧,都無法改變狗哥已經年邁的事實。

狗哥,在它13歲的那年,永遠地閉上雙眼,離開了這個世界。

「重逢」

狗哥走后,鏟屎官在視訊中說了這麼一段話。

「13年人間煙火轉瞬即逝,終有弱水替滄海,再無相思寄巫山……」

他的聲音中,帶著哽咽。

和他一樣痛苦的,還有最愛最愛狗哥的貓弟。

在狗哥走后的第18天,貓弟也緊跟著它的步伐,離開了這個世界。

據鏟屎官說,在 狗哥離世后,貓弟便不吃不喝,整日躺在狗哥最愛的墊子上發呆。

也許貓弟覺得,只要它堅持下去, 在轉身的某一秒,狗哥就會出現在它的視野里,和以前一樣陪它玩耍。

但我們都知道,貓弟 的等待不可能有結果。

小貓咪不會說話,它不知道怎樣表達好想妳, 其實它什麼都懂。它知道,自己再也見不到妳了。

素材來自抖音@公子訥

為了留住貓弟,鏟屎官給它打葡萄糖,強行喂食,可最終,貓弟還是隨狗哥而去了。

「沒想到一個月送走兩個,生命是脆弱的,善待身邊的生命吧。」

也許,我們眼中的離別,是狗哥和貓弟的重逢。

貓弟用自己生命的最后18天向我們證明了一件事—— 再小的生命體,也懂得什麼是愛。

有的時候貓咪和狗狗的情感,甚至比人,來的都要真摯和純粹。

哪怕狗哥和貓弟不是一個種類, 但在當初狗哥給貓弟第一個擁抱的時候,就注定了它們最后的結局。

愛不會停止,思念也沒有盡頭。

狗哥,在去天堂的路上,慢些走吧,妳的貓弟,馬上就追上妳啦!

這次,讓它帶妳回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