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我爸是個老好人,但他扔掉了我的貓。」

里昂 2023/01/12

「我養了兩年的貓,被我爸扔了。」77如是說。

那是一個初秋,空中還留有一絲殘留的暑氣,在微風漸起,蟬聲靜寂的那天,兩個月大的笨小咪來到了77身邊。

「它來的那天下午,我發燒在家休息。 爸爸把笨小咪帶了回來,看到它的那一刻,我感覺我的病,全好了。」

77翻看著笨小咪的照片,摸了摸它照片上的頭。

「當時的我,還在高中住校。 每個回不去家的日子,我都很想它。

「當時學校管得很嚴,沒辦法帶手機,但寢室樓走廊的盡頭,總有一個免費的固定電話,大家排著長長的隊伍,打電話給爸媽。」

「我也是的,只不過,我是想聽聽它的叫聲。」

「每天晚上我都這樣等啊,等啊,從走廊盡頭排到電話旁, 它聽到我的聲音,總是會喵喵叫地在房間里尋找我,以為我回家了。

「本以為畢業后,就能和小咪天天在一起,但沒想到,我現在連它的聲音都聽不到了。」

「2017年的夏天,我永遠的失去了它。」

「那天,我帶著笨小咪去奶奶家玩,很近,也就一兩百米的路,可小咪到奶奶家之后不知道怎麼了,特別害怕,一見到人就往沙發下面鉆。」

我不敢去叫我爸爸,因為他經常打小咪,我怕它挨打,可它怎麼都不出來,奶奶著急了,把爸爸叫了過來。」

「但小咪明顯是被嚇壞了,它慌不擇路地從奶奶家跑了出去,我爸爸追著抓,手上被抓出了幾道血印子。」

我害怕爸爸的暴力讓小咪離開我,我怕它再也不想回家了。」

「但幸運的是,小咪認得回家的路,它自己從我爸的手中掙脫,徑直跑了回去。」

從那次起,我知道小咪能夠認路,也是從那次起,我爸動了扔貓的念頭。

「那天夜里,爸爸又對小咪發了一通脾氣,不知道為什麼, 平常待人溫潤和善的父親,竟然變得如此暴躁易怒。

「他舉起手,拳頭差點再次落到小咪的身上,沖過去護住了它。」

可我爸卻反過來指責我: 「妳要是不讓我把它扔了,就是想讓它把妳老子的命要了!」

「沒有辦法, 為了不讓我爸再打它,我只能自己下手,妳知道我沒有使勁,但每打一下,我的心都像被刀割下一塊肉那麼痛。」

「但我知道, 如果不是我,我爸爸的拳頭只會更重、更痛,所以只能是我,沒有別的選擇。」

「 後來,小咪長大了一點,開始發情,每天在家中嚎叫,整個樓棟都可以聽到它的叫聲,甚至引發了鄰里矛盾。」

「爸爸又跟我說要把小咪扔掉,我和他大吵一架,卻左右不了什麼。」

「我想, 如果我能讓它認得回家的路,小咪是不是就不會離開我。」

「于是,我帶著小咪在小區里、小區外,一次又一次地走著,很快,小咪記得了小區附近幾百米內,能回家的所有的路。」

「我和它握手約定,如果有天爸爸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把妳丟掉了, 妳一定要像今天一樣,記得我教妳的,走回家。

說到這里,77沉默了。

我焦急地詢問:「小咪最后回來了嗎?」

77搖了搖頭:「如果它回來了,還會有接下來的事情嗎?」

在小咪被扔掉的前一天,我也帶它出去認路了,我清晰地記得那個悶熱的夏夜,小咪走在我的前面,走兩步就扭頭看看我有沒有跟上,它特別愛我。」

「也是那天, 我隨手給小咪拍了一張照片,沒想到,這也是最后一張照片。」

「第二天醒來,小咪不見了,也沒有自己回家。」

「我爸說,小咪 被他扔到了一個遠一些的地方,它,從沒去過的地方。」

「我慌了神,趕忙跑到我爸扔貓的地方,一遍又一遍的找, 直徑1500米以內的每個角落,我都找了一個遍!

「可一無所獲,那里沒有貓,連一只野貓都沒有。」

「那個又長又難熬的暑假,我整日以淚洗面,看到任何東西,都能想到小咪,甚至在院子里遇到流浪貓,我都會求它們。」

「妳們貓都相互認識吧? 如果見到小咪,能不能告訴它,姐姐好想它,讓它回家,好不好?」

「可小咪,再也沒有回來過。」

「我責怪過我的父母,可 他們每次聽到小咪,都會和我生氣,直至沉默。」

「沒有人罵我,但這樣的無視,比挨罵還難受, 我明白大人有大人的不容易,但孩子的心情,難道就是玩笑話嗎?

「我不知道它過的好不好,這麼多個冬季,它有沒有吃飽穿暖,是不是還活著,我只能把它的照片打印出來,貼到床邊和桌角。」

「其實說這些,都沒什麼價值, 照片什麼時間都能打印,但我只是,想再看它一眼罷了。

其實,77最開始并不那麼喜歡貓,是她的爸爸,把笨小咪帶到了她的身邊。

但當她愛上了笨小咪,卻沒有人,能容得下這只小貓咪了。

相信很多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小時候,妳有一條很珍愛的狗,妳吃什麼就給狗吃什麼,妳睡哪里狗就睡在哪里。

忽然有一天,狗被家里人丟了,妳特別難過地跑出去找這條狗,大冬天穿著半袖走街串巷,但妳怎麼都找不到。

全家人為妳找狗這事幾天睡不了安穩覺,他們滿肚子怨氣。

大人們始終不明白,不就是一條狗嗎?

我們生活在一個偉大的時代,家庭里卻容不下一個卑微的自我。

父輩母輩向來為人善良, 通過一次又一次的內耗,來傷害自己,成全他人。越是親密的人,越是傷的深。

他們總說, 做人,就該如此。

沒有人關心妳內心真正在想什麼,包括妳的父母,妳的親人,妳的朋友,妳的伴侶。

我們赤裸裸地來到這個世界,以為會有人愛護妳一生周全,可所有的愛,都是有代價的。

愛,不該如此;人,不該如此;孩子的成長,不該如此。

希望讀到這里的妳,可以轉發給家人,或者轉發給他人,也許因為妳,一個孩子的童年就能被拯救。

采訪已授權@77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