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被養成巨嬰公主」16歲吃飯靠人喂,每個月零花錢130萬,開跑車保鏢保姆護駕,媽媽終狠心送鄉下,今脫胎換骨大變樣

happy 2022/10/27

2017年1月15日上午十一點半,在一高檔社區內,兩個中年婦女站在一扇臥室門外低聲交談。其中一個婦女小心翼翼開口道:「這都快十二點了,思琦怎麼還沒醒?我們要不要叫她?」

另一個婦女不贊成地說道:「這剛放寒假,思琦睡睡懶覺也是正常的,我們就不要鬧她了。」

先開口的婦女沉默半響後歎了口氣: 「哎呀,就是嫂子你一直慣著思琦,現在她快十六歲了吃飯還需要人喂。」

她口中的嫂子不以為然:「這是我的孩子,當然要把她寵成公主。」

二人的交談聲音稍稍大了一些,吵醒了屋裡的女孩。 女孩不耐煩將身邊的鬧鐘向門的方向扔去,巨大的響聲伴隨著女孩飽含怒氣地一聲「滾!」

女孩是誰?為何十六歲了吃飯還需要人喂?這樣嬌氣的女孩,未來的人生又會如何?

「被家人養成公主」

劉思琦,2001年2月19日出生。 她的父母趕上了上世紀九十年代下海經商的熱潮,在劉思琦出生前,就為劉思琦創造了殷實的家庭背景。

劉思琦出生後,父母的生意十分繁忙。因為常常要飛往全國各地應酬,劉思琦的父母就只能給劉思琦高價聘請了保姆。

保姆上崗後把劉思琦的日常起居照顧得無微不至,只要劉思琦有生活上的要求,保姆都會滿足劉思琦。 因為稱職的保姆,劉思琦的父母對于無法陪伴劉思琦的愧疚也稍稍減輕了一些。

可父母終究是孩子人生的第一個老師,保姆雖然能夠將劉思琦照顧長大,但她並不能取代父母在劉思琦小時候的地位。

父母不能陪伴在孩子身邊做一個正確的引導,很可能會導致孩子性格方面的缺憾,劉思琦也是如此。

每當自己缺席孩子成長的某個瞬間時,劉思琦的爸媽第一反應就是用錢來彌補。這給劉思琦留下了一個只要有錢什麼事兒都能解決的錯誤觀念。

劉思琦小時候想要得到的玩具,只要告訴父母一聲,爸媽隔天就會將玩具送到劉思琦的床頭。等劉思琦再長大一些,她最愛的事情就是逛街,在逛街消費中劉思琦感覺到了人生的滿足。

她隨手買的包可能就高達上萬塊錢,出門吃飯也是專挑高檔酒店,和同學吃飯劉思琦總是主動買單, 在她的眼中隨手花一萬元和隨手花十元錢沒有區別。

因為劉思琦的父母十分有錢,她家裡的親戚長輩都主動來投靠劉思琦的父母,而劉思琦本人從小也受到全家人的照顧,每天開銷過萬,每個月有將近130萬的零花錢。

姥姥和姑姑在家會照顧劉思琦的起居,飯來張口衣來伸手是劉思琦的日常生活。 在這樣的寵溺下,劉思琦到了十六歲在家吃飯還需要別人喂,在家穿衣需要人幫忙,甚至連腳指甲都是母親幫忙修剪。

這種在其他人看來十分奇怪的事,但劉思琦的母親卻習以為常。 她不介意女兒生活上的不能自理,她希望能夠將女兒寵成真正的公主。

「想一出是一出,倒貼錢販賣手機殼」

在這種生活環境下長大的劉思琦也的確長出了「公主」的性格, 她不知人間疾苦,活在父母堆建的童話堡壘裡。她經常想一出是一出,而家庭背景也的確能夠容忍她無限制試錯。

劉思琦的父母都是白手起家,在常人中算是富有經商頭腦的人。劉思琦也覺得自己遺傳了父母的優點。 高中時,劉思琦曾告訴過父母自己要創業,但當父母問及如何創業時,劉思琦卻回答不上來。

過了幾天,劉思琦看見學校門口擺地攤的人,便又說道自己要靠擺地攤掙錢。她在網上買了一大堆二十元一個的手機殼,決心靠賣手機殼賺第一筆錢。

但到了路邊,劉思琦看見路邊地面上骯髒的汙漬,她不想象別的地攤小販一樣蹲坐在路邊。 于是劉思琦打通了家裡二叔的電話,叫二叔把家裡的蘭博基尼開到自己所在的街道。

等二叔把車開來,劉思琦把成本二十元的手機殼放在蘭博基尼車蓋上,用喇叭叫賣道: 「賣手機殼嘞,兩元一個。」

雖然劉思琦擺地攤的方式很特別,但因為便宜,沒過多久她的手機殼便售賣一空。劉思琦看著微信裡到賬的幾十塊錢,臉上全是止不住地開心。她很自豪自己一晚上就能掙幾十塊錢。

坐在豪車裡,劉思琦看見路邊上有生蠔店。 想著自己今天辛苦賺錢,劉思琦想犒勞一下自己。

她叫二叔把車停在生蠔店外,隨後劉思琦在店裡點了一百元的生蠔。 等結賬時,劉思琦因為開心,還額外給了老闆六百塊小費。

在一旁的二叔已經見怪不怪,他不理解劉思琦的做法,但二叔也不會主動對劉思琦進行勸誡。 因為劉思琦除了經常想一出是一出外,她還十分任性刁蠻,劉思琦堅持我行我素,連家裡人都常常會被劉思琦狠狠罵一頓。

「對家人擺臉色,母親決心讓女兒參加變形計」

在劉思琦八歲時,劉思琦的弟弟出生了。弟弟出生後並沒有改變劉思琦的性格,相反她感覺自己在家裡的地位被弟弟挑釁了。

在劉思琦心中,除了爸爸,自己是家裡的「老大」。所以劉思琦常常對弟弟進行責怪教訓。

2017年4月13日這天,劉思琦在外逛街回來,開門時發現自己八歲的弟弟拿著香草口味的冰淇淋在吃。

劉思琦當即火上心頭,她直接沖到弟弟面前,母親見狀連忙拉開了兩姐弟。

當問及原因時,劉思琦很理所當然說道,香草味冰淇淋是她最喜歡的口味,平時家裡都把這個味道給自己留著,但今天弟弟居然吃了自己的冰淇淋,自己這是在教訓他。

其實這並不是劉思琦在家裡第一天動手。 平時除了父親,只要家裡有人忤逆她的意思,她就會對別人擺臉色。

長輩還好,劉思琦只是會翻白眼,但如果是自己的弟弟,她常常直接動手教訓。

內容未完,請按「第2頁」繼續閱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