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搜索

搜索站內資源

淚目!當貓咪的同伴被撞去世后,原來它們是這樣理解死亡的...

里昂 2023/01/14

兄弟

2月27日,吉林長春。一只貓被撞身亡。

這樣的事情每天都發生,在這城市之中。但這次,因為另一只貓,在場的所有人都有所動容。

畫面中,一只貓咪叼著被撞身亡的兄弟,艱難地挪動著。用盡所有力氣,也只是堪堪挪移了兩步。

哪怕嘴巴已經酸了,哪怕腳步也已虛浮,小貓扔沒有放棄,亦步亦趨地帶著同伴的尸體挪移著,一定要帶走妳!

我不知道它是否明白死亡的意義,但它一定清楚,那些曾經在陽光下兩只貓一同奔跑跳躍打滾玩鬧、在各個街區共同冒險、收獲了食物共同分享的日子,再也回不來了。

它還是固執地想要帶走自己的兄弟,隱約中,我仿佛聽到了它對同伴溫柔地安撫:

「別怕別怕啊,我帶妳回家。」

街邊的人看不下去,他們溫柔地把被撞小貓咪的尸體拿走,埋在了一街之隔的泥土里。

而那只想把同伴帶走的貓,扔在嗅著同伴的氣味,不停地尋找。即使它知道,這一切都是徒勞,但還是想多嗅一嗅,妳的味道。

最終,當同伴的最后一絲氣味也已散去,它站在十字路口前,像一個孩子一樣無助。

母親

冬天,小區里。小小橘無助地趴在媽媽身上,一聲一聲,滿是恐懼。

它的媽媽在今天早晨被投毒,命,已丟了大半。

貓媽媽有氣無力,渾身顫抖,顫顫巍巍地抬起手,最后擁抱一下自己的孩子。

沒有一個母親會想要在自己年幼的孩子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脆弱,她們只會留給孩子一個安心的背影,將一切危險與苦難擋在身前。

若非是無限的痛苦,那一陣陣顫抖怎麼會展現在自己孩子面前呢?

「乖,沒事兒,沒事兒......」

小小橘撕心裂肺地吼叫、貓媽媽無聲地顫抖,讓這個冬天的風,愈發刺骨。

小小橘緊緊抱著媽媽,它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它就只能這樣抱著發抖的媽媽,想要阻止死亡將媽媽帶走,想要讓媽媽重新健康地站起身來,想要和媽媽一起被收養,一起過上幸福的生活......

直到最后一刻,貓媽媽依舊用盡全身力氣,抖動著想要擁抱自己的孩子。

「以后,再也抱不到妳了啊...」

最終,閉上了眼。

孩子

巷道里,一只小貍靜靜地守在媽媽的尸體旁,想要用自己的體溫,讓媽媽重新溫熱起來。

它的媽媽早已死去,尸體周圍,陣陣腐臭。

小貍不知道什麼是死亡,媽媽,可能是睡著了。只是這一覺,有些長。

大多人的成熟,不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而是某件事情之后,一夜之間成長起來。媽媽睡著后,小貍成熟了。

它開始自己生存。

餓了,吃樹葉,吞石頭。

渴了,喝污水,舔露水。

然后將今天收獲的所有肉,帶回去放在媽媽旁邊。哪怕,媽媽還沒有起床。

「媽媽,我給妳帶了肉肉。妳睡飽了,就快起來吃吧。我現在已經是個可以自己找食物的大孩子了呢,以后妳不用那麼累了。」

被救助人帶走時,小貍已奄奄一息,但還是掙扎著,拼盡全力的去保護媽媽。到醫院檢查后發現,小貍的肚子里,塞滿了石頭。

是啊,小家伙把所有能吃的都留給了自己的媽媽,它只能吃這些東西啊!

「媽媽,只是睡著了呢。」小貍拖著殘軀走到媽媽身邊,依偎了上去。

死亡

動物,真的就不懂死亡嗎?我想大概是懂的吧。

動物,真的就沒有感情嗎?一定有,并且在死亡面前,它們的感情依舊醇厚。

「我等的夠久,妳是不是就會醒過來?」

「我怎麼摸不到妳了......」

「好兄弟,下輩子,一定要記得我們。」

「妳快起來看啊...這是妳最喜歡的小魚干啊...」

「我抱抱妳,妳會好嗎......」

如果有時間,妳會來看一看我吧

看大雪如何衰老的,我的眼睛如何融化

如果妳看見我的話,請轉過身去再驚訝

塵封,入海吧

萬物皆有靈,妳陪我一時,我念妳一世。


用戶評論